印度篇:斋浦尔 之 病

Posted: 九月 28, 2011 in 印度篇

我在城中蹓跶了一两小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吃晚餐。想要吃点清淡的,可是印度食物都离不开煎炸辣和油腻,想找个地方买面包和水果都找不到。辗转又回到了旅舍,随便在附近的餐馆吃了个忘了什么名的印度煎饼当晚餐。 只是没吃到一半,又咽不下去了。

在走回旅舍的路上,我路经一家卖酒的店。这家卖啤酒的店就好象在香港和台湾那些在路边的饮料店一样。一群印度男人就是这样围在店门口,叫了杯啤酒就站在店门口喝了起来。我才走近那卖酒的店,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很自然,原本站在那儿的印度人空出了个位让我走到柜台。

我跟店员要了一瓶大瓶装的kingfisher啤酒。然而从我走近柜台,到离开柜台,再拿着那瓶kingfisher从街脚走到街头,店里的人,路上的人,都是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望得我全身发麻浑身不自在,只好加快脚步走回旅舍。我已经开始想像,那一晚后我会不会成了他们饭后茶余的话题?
在这一个晚上,有个外国女生,独自穿着短裤露出一双比他们白的腿在这从来只有男人光顾的卖啤酒的店买了一大瓶kingfisher后提着酒瓶大摇大摆走在街上。然后加了一句,外国女生真是开放。。。

回到旅舍,才发现没有开瓶器。我在那天台的房门前的栏杆又敲又打,用钥匙又是钻有时撬。结果花了四十五分钟才把瓶盖打开!我把椅子拉到那宽宽的天台上,望着那挂着寂寥的夜空,喝着酒,思潮起伏。

不知为何这几天我的脑海一直浮现着香港的生活,那个曾经让我忧郁,让我落荒而逃的压力城市,如今我竟然怀念起那里的生活。怀念那个在二十楼的四百方尺的小公寓,从我房间那一大片的玻璃窗,可以从对面楼与楼之间的缝望见一“条”海景,和对岸的九龙。每天晚上,躺在靠在窗口边的床上,透过那半敞的窗帘,望着被光污染的夜空入睡,那是我在那现实的都市生活中仅有的一点诗意;想念那一个冷冷的一月,和香港同事从上环走到中环石板街喝下午茶,当时我们穿着大衣,就像港剧里看到的上班族一样。已不知多少次,独自搭天星小轮来回港岛和九龙,静静地坐在维多利亚港等待日落,然后看见对岸的高楼灯火随着夜幕低垂一盏一盏地亮起来。
文明世界,久违了。。

印度这一段路,竟让我怀念起那段我曾认为是我这一生中最痛苦的日子 。

我把啤酒喝完后,全身发烫,不知道是酒精发挥作用还是我又开始发烧了,只觉得浑身不适,头昏脑胀。回到房躺了一会儿,突然间一阵恶心,冲到厕所,肚子里的啤酒连同晚餐都吐了出来,跟着又开始流起鼻血来。
我躺在床上,用纸巾塞着鼻子。不一会儿鼻血止了,可是泪水却像决了堤似的涌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了。。。。

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