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天回家的路:后记

Posted: 九月 28, 2011 in 七十天回家的路

从德里到吉隆坡五个小时半的夜航班机上,吐了三次,泻了两次。已经两天没有进食,吐出来都是刚喝下的白开水,吐得整个胃在抽痛。全身又开始发烫,几天内几乎把整排的退烧丸吃完,可是烧退了又来,反反复复。有点担心吃太多了,可是后来我又忍不住再吞下了一粒退烧丸,至少每次吃了之后会有几个小时比较好受。一直想起王嘉在我离开北京后给我的短信说印度爆发脑膜炎,又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关于台湾人在印度感染了超级病毒的新闻,我该不会是其中一个吧!到了机场,我想去“自首”,到了测体温的柜台,竟然连只鸟也没有。我们马来西亚的国际机场写着大大个测体温的柜台竟然连只鸟也没有!!

去看医生,40度高烧,医生毫不犹豫地在我的屁股上扎了一针。然而,谢天谢地,不是什么脑膜炎,也不是什么超级病毒,只是纯粹是食物中毒。

回家后,家人看见我大吃一惊,说我怎么变得怎么又黑又瘦。我略略地告诉了家人这一趟旅行去了的地方,但我没告诉他们我是一个人,也没有告诉他们我在印度的经历。他们也没有问太多,因为我回到家后一整个星期都在昏睡。高烧不退,医生也看了两次。

闭上眼睛, 脑下海中浮现的尽是印度零零星星的片段,印度的火车,印度的巴士,印度的TukTuk,三轮车。。我的英文粗口在印度骂得越来越流利。那些狡猾得不得了色得不得了的印度男人,满是牛羊狗粪的街道,和到处都闻到尿骚味的市区,集脏和乱于一身,只要一想到这就觉得一阵恶心。当年印度的悉达多王子因为无意中走出了王宫看见了人间的疾苦而逃离王宫到山里修苦行。我想如果若发生在现代,我会跟悉达多王子说,别逃,还是做些实际的事,先把路上所有的牛啊羊阿猪啊狗啊通通关进棚里,然后多建些公共厕所和在街道上多放几个垃圾桶,然后把所有印度男人尤其是那些司机,小贩商人全都再抓去劳改再教育!

家人真正知道我的事情是几个月后他们看到报章上的那篇访问,他们才大吃一惊。我很想让他们知道我的经历,只是,我一直不敢说出口。但无所谓,我已经平安回来了。
我以为我不会再去印度,可是当我开始整理照片的时候,却很不争气地竟开始怀念起印度那短短15天的旅程。那恒河的日出,恒河上信教徒的晨浴,恒河边上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冒出白烟的火葬河潭,在阿格拉那被泰戈尔称为“永恒脸颊上的一滴眼泪”壮丽的泰姬陵,令人叹为观止鬼斧神工的kama sutra庙。如果你问我会不会再去印度,去。一定去!但下一次,我会更聪明些。

我在回到吉隆坡的那天,打了电话给已经在吉隆坡呆几天的铃。因为病倒了,结果还得劳烦她一个人坐地铁到PJ的来找我。见了面后,她把那两百美元还了给我,我把她托我在印度买的香烟给了她。那个下午,我们俩在HS家门前的秋千上聊了好久,聊起我们在瓦拉纳西分开后的经历。一如以往,她抽她的烟,但是没有酒。那天后,她去了新加坡住了几个星期,才回去台湾。直到五月底,我们在台湾见了面,她已经把烟戒了。然而那短短一天相聚让忍不住怀念起恒河岸上的那几天。

我后来发了电邮给Mirella说我已经回到马来西亚了。她很惊讶的说,我怎么这么快就回家了,她以为我会在印度呆一个月,然后就会飞去意大利见他们,还满心欢喜期待十一月在意大利迎接我的到来。她把我想得太潇洒了。我后来在面子书上看见了她那兜售世界各国手工艺品的店。她还在面子书上介绍了她的狗给我认识。

我也在面子书看见意大利老奶奶的全家福的照片,包括她那几个她每次提起都是满脸欣慰的孙子们。

两个星期后,终于收到老爷爷的回复。电邮的第一句就是,“Hi, st. I am still alive”.
他当时人在泰国。两个星期后,我和他在吉隆坡见了面,在茨厂街喝啤酒,各自分享各自的故事。他离开蒙古后,就到了中国,逗留了一个月,去了很多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名的地方,辗转到了越南,从越南又去了泰国,被当地的一个女人缠上,要他娶她做老婆。在我和他见面后的第二天,他就飞回澳洲了。相隔不到半年,我和他又在茨厂街见面。他又开始了另一段长达三个月的旅程。

我们原本约好五月底在台湾见面。然而,我最后一次收到他的消息是他托他在加德满都的登山导游给我发的电邮,说他去不了台湾。因为他在中国遗失了护照,中国的补发的护照去不了台湾。据那导游所说,老爷爷从西藏过来,跟他爬了五天的Poonhill, 前天上了从加德满都前往到印度瓦拉纳西的巴士。之后,老爷爷就音讯全无了。

SM在十二月回到了马来西亚,结束了他那长达九个月的旅程。他在印度游走了三个月后,终于在最后一站-Rajasthan的camel safari食物中毒而倒下。我和他见了面,他给我带来了一张唐卡,那一次我们在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逛了很久想了很久我始终买不下手,没想到他竟然在我走后替我买了下来。我把那唐卡框了起来,挂在房里,作为我这一趟旅行的见证。

我不想回去当上班族,结果在家度过了平静的半年。当初以为我的生活事业已经到了瓶颈,可是一个转念,好像所有事情并没有这么糟糕。调整好思绪后, 我又再次回到吉隆坡重新出发,回到了上班族的生活。

对于人生这个课题,我依然找不到答案。但我明白,或许根本不会有任何答案,也不需要任何答案。

人生这路怎么走都无所谓。那些路上遇到的人和事告诉我,人生就像在蒙古草原上,东南西北360度你往哪个方向走都无所谓,害怕荒凉的话可以跟着人群走,随波逐流并没有什么不妥。你也可以开创自己的路,如果你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能够承受社会的舆论。反正无所谓,人到最后都是死路一条。:p

学习着如何活在当下,学习如何去感恩,学习着去认识自己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还有,学习着如何随遇而安。。。

Travel is more than the seeing of sights; it is a change that goes on, deep and permanent, in the ideas of living   .—-  Miriam Beard


(全文完)

Advertisements
评论
  1. xhuey说道:

    哗!一连九篇来结束九月份,还不赖!
    欢迎回家!^_^

  2. mengyee说道:

    终于等到的完结篇。很棒的一篇,谢谢你的分享 (继续写哦^^)

  3. Kwong Hong说道:

    还未读完。但看到这篇完结篇,很感动啊。

  4. kwai说道:

    70天后,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