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大马人在瑞典’ Category

那个在路边乞讨,包着头巾的东欧女人,在下班的路上碰见了几次。

她总是坐在路边拿着罐子用乞求的眼神望向路过的每个人,每次在她身旁经过,总是忍不住会望她一眼,在碰触到她那哀求的眼神后,又会马上转过头闪避她的眼神。

自从听到同事说起这里很多露宿者冻死在冬夜的街头后,每次看到这些露宿街头的人,就会忍不住想,冬天之后还会见到你吗?

今天下班的路上,她又出现了。就在超市门口,比平时积极,跪在路边,看到有人路过她就会向前几步又跪又拜,然后对路过的人说她饿了什么的。

这一次我还是从她身边闪过了。

然后,我摸摸口袋,发现一分钱也没有。打开钱包,只有几百块欧元,但连一克朗也没有。

想了一下,拿了一张十欧元的纸币,然后转身朝超市门口走去。岂知去到的时候,看到一个瑞典女人对着那东欧女人破口大骂,尽管东欧女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可是瑞典女人还是要她马上离开,不然就报警。起初还以为那是超市的老板,可是后来发现她只不过是刚从超市出来的顾客。可是何以一看到那东欧女人就这么大反应,难道她是骗子?

我打住了。

两个女人纠缠了一番后,包头巾的女人最终还是起身离开超市。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消失在巷子,手上握着的十欧元,又塞进了口袋。

2012-11-16

Advertisements

痴人说梦

Posted: 九月 18, 2012 in 大马人在瑞典

吃过妈准备的早餐,
和家人闲聊了几句,
再和家里几个小孩玩了一会儿,
抱了一下,吻了一下,
就开着我那还有新车味道的车子上班去。

外面阳光很猛烈,
可是一点也不觉得热。
到了公司,见到了熟悉的同事们,
一如以往地说说笑笑。

可是公司的冷气还是一样,
就是它妈的完全没有理智地一味地冷。。。

冷着冷着,就醒了过来。
在一片漆黑与寒冷中醒了过来,
只有窗外灯光透过半敞的窗帘轻轻地洒了进房。
三秒中后,
发现自己人在世界的另一头。

心一沉。

看了看时钟,
凌晨四点半。

没事没事,
只是不小心在村上春树的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里醒过来。

把被踢开的棉被紧紧地包着身体,盖住半个头。
带着不清醒的落寞,
又再迷迷糊糊睡去。

期待梦里的下半场,还有几圈麻将等着我啊!!

Maktub

Posted: 九月 9, 2012 in 大马人在瑞典

在地铁出口处的商店买了杯热腾腾的latte,
暖了暖胃,也暖了暖快要冻僵的双手。
显示气温的荧幕在闪啊闪,
现在的气温是十二度。
嗯,好一个夏末。。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没事了。。

十分钟前我带着心痛和自责,
匆匆离开老城。
我当时是恨不得马上离开老城。。

也忍不住问,
为什么我的每个旅程总会发生一些事?
是单纯还是愚蠢?
是太过无所谓还是学不会反抗 ?

就在我满腔怨气坐入往zinkensdamn的地铁上后,
突然想起牧羊男孩的遭遇。

“或许这就是撒冷之王所谓的预兆,
也可能是水晶商人所谓的——Maktub。”

Maktub这个字眼在我脑海中盘旋不去
然后心在片刻间放宽了。

握着热腾腾的latte走出地铁站,
十分钟前的所有负面情绪似乎已随着地铁长扬而去。
走在阳光地下,
我开始为自己的愈加强大的自我安慰能力而暗地里欢呼,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