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大马人在香港’ Category

香港- Part 2

Posted: 十二月 19, 2011 in 大马人在香港

(三)
抵达旺角,在信和中心门口下了巴士。
七个人拖着行李走在无时无刻都出现人潮的街道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记得香港朋友跟我说过,“你尝试一下在铜锣湾的街道停下来,看会不会被人骂。”
所以我一下车我带着大队往前走,不敢稍作停留,免得阻街。

好不容易越过了马路,找到了飞鸿宾馆

宾馆是二哥订,千挑万选才选到了这家。
二哥之前问我意见:”这家如何?看照片还算宽敞.”
宽敞? 我忍不住暗笑,很难把宽敞这个词跟香港的房子联想在一起。
我说,“总之就不要抱太高期望。”
照片是信不过的,他们就是有本事把50平方公尺的房放大成300平方公尺。

果然,从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家人纷纷傻眼。
住隔壁房的二哥跑过来说,他的三人房只有两张单人床。
我走过看了后说:“没有啊,里面那张是双人床”。
我二哥还是不信说:“不对,两张一样大”。
后来他用手量了量,发现里面那张果然比外面那张宽两三个手掌的宽度。 

六百港币的三人房,也就只能这样了。至少这里设备齐全干净。
我妹说,还好当初没有选择租那三百块,真不敢想会小成什么程度。

我打开23楼窗口,放眼望去,是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高楼。
下面的车水马龙的弥敦道,宛如像一道在很深很深的山谷的湍急的河流,川流不息。。

(四)

2009十月

我在香港站走出了地铁站,然后在一个我至今仍搞不清在Ifc mall的哪个角落的地方,和我那四位同事见了面。

四个同事当中,三个是马来西亚人,还有一个泰国女生。
世界真的小的不得了。攀谈之下知道我们都有共同的朋友,有一个是同事的朋友, 有一个是我小学同学的旧室友,还有一个更是我在大学同一科系同一主修但却三年来没有交谈过一次的系友。
第一次见面,她就问我,“你是不是马大的?是不是SE的?" 
我说:“对!我认得你!” 
她说:“我也认得你!”

就第一次见面就发现我之前担心和新同事相处不来是多余的。

随着Jenice,也就是我的屋友回到了筲箕湾。

筲箕湾坐落在港岛东区,算是一个旧区。打从西湾河站走出来,必须走十分钟路才到我们的住所。
我第一次从地铁站走出来,抬头望见四处高楼林立。天空,只是窄窄的一条,想到纽西兰那一片宽阔得看不见尽头的蓝天白云,一颗心就恍如是被人紧紧地揪着。

在电梯里,Jenice对我说:“很小,真的很小,要有心理准备”。

我以为我已经很有心理准备了,之前已经被告知香港的房子很小,已经努力去想象有多小了。
可是开门的那一刻,我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四百多方尺的公寓,两房一厅一卫。基本上整间公寓只比我在马来西亚租的那间主人房大一点点。

看到那厨房,会不得不赞叹香港人在如此弹丸之地的生存的智慧。小小的空间,除了烘炉,煤气炉,橱柜,还可以容纳洗衣机和冰橱。
只是,这厨房要同时间容纳两个像我和Jenice不算苗条的人,是有点难度的。

我走进房,整套床具和衣橱都是崭新的,还有那股新木柜子的味道。放了床和衣橱之后,仅剩的空间已不多,倒是那一大片的玻璃窗和窗台,拉阔了视觉上的空间,才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压迫感。

然而,那个衣橱,却让我呆了半分钟。看着我那大大的行李箱,再看看衣橱,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我把身体贴着衣橱量了量,这衣橱竟然比我瘦,行李一下子就把衣橱塞满了。

在后来的日子,我把衣橱设定为我减肥的目标。

我打电话给香港朋友Catherine,第一句就说:“真系好多高楼,好稠密,公寓好细”。
她回答说:“啱啦,你没来错地方。呢度就系香港”

好一句“呢度就系香港”。。

香港- Part 1

Posted: 十二月 16, 2011 in 大马人在香港

相隔一年三个月后,我又再次到了香港。
而这一次,是带着一家大小以游客的身份到了香港旅游。
人的脑袋,碰触到了某个点,某件事,就会自然而然启动脑袋里搜索功能,把所有过去相关的回忆,有的没的通通罗列在一张列表上。

那个点,在程序的世界里,叫trigger point。

前后不到七十二个小时的香港之旅,却有着无数个trigger point。

我一直以为我在香港的生活只有工作。可是这一趟,几乎走的每个角落,都总能勾起我的某些回忆。。

(一)

飞机在傍晚将近六点钟抵达香港赤立角机场。
熟悉的机场,熟悉的海关人员制,熟悉的广东话。
出了闸门之后,替每个人买了张八达通, 就带他们去搭巴士。
坐上A21的巴士,直奔旺角。

巴士离开机场,离开大屿山,越过那十分壮观兼我很喜欢的青马大桥,路上见到的高楼越见稠密。
路,越来越窄。

这一段路,在那短短十个月来回了不知多少次。
到港,离港
接机,送行。。
每一趟来回在这一段路上,都有着各种不同复杂的心情。

而这一次也不例外。

(二)

09年十月,我坐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不知道往厕所所跑了几次。

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前一晚吃的咖哩太辣。朋友说,去香港后很难找到合口味咖哩,所以前一晚的farewell就特地请我吃咖哩。我拼了老命地在吃,吃得好像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吃咖哩了。

抵达在赤立角机场,战战兢兢地出了海关,拖着笨重的行李出了闸门,在偌大的机场没有方向的晃了不知多久,打量四周的人,四周的指示牌,细心的听着四周位的人的广东话,有不同,可是不知道不同在哪里。
等紧张的情绪稍微平伏下来后,买了八达通,花了一百港币搭上机场快线,直奔港岛的香港站。

越是靠近市区,路上看见的高楼越是稠密。自小看港剧长大的我,第一次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香港高楼,仍是惊叹不已。心里暗忖,国际大都市,果然不一样,这样的大都市,我能活得了吗?

惊叹的当儿,脑海一直重复地想起黄安那首旧歌。
“当列车缓缓开进了这个北上月台,它将带我到那遍地黄金的城市。。。”

香港是不是遍地黄金的城市我不知道,这真是见仁见智。
为何放弃那份安定的工作,远赴重洋来到我一向抗拒的大城市从事一份自己不熟悉的行业?
不为钱,也不为事业,纯粹是为了想离开而离开。

在纽西兰混了九个月回到马来西亚后,就觉得周遭一切什么都不顺眼,觉得自己的国家太糟糕,甚至觉得自己天生就注定浪迹天涯的旅人。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我,不止极端,而且还自我膨胀到了极点。

 

我搓着那冒冷汗的双手,带着对未来的迷茫与忐忑,穿过海底隧道,抵达了香港站。

夏天

Posted: 六月 18, 2010 in 大马人在香港
天亮得越来越早,
也不知道是几点钟开始天亮的,
只是知道每天六点半就被透过窗帘半开的窗口洒进来的阳光照醒了。
总觉得在满室阳光的房间醒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
 
天气越来越炎热。
气温徘徊在30度左右,
我天天惦记着那可以让人不用上班的八号风球什么时候会来。
没有恶意,
只是想在七月底离开前见识一下港剧里经常提到的八号风球到底是什么模样。:)
一次就好~
 
 

Posted: 六月 7, 2010 in 大马人在香港
艳阳天,
昏昏欲睡的下午,
凌乱如垃圾房的办公室…

眼睛睁不开,
耳际只有嗡嗡嗡的空调声。。

在线上,和一个很久没见兼不是很熟可是说话很扯的朋友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你在哪里啊?”
“香港”
“去工作还是去玩?”
“工作咯”
“哗,听说香港薪水很高,有没有七八万?" (他大概以为我是坐李嘉诚大腿的,可是他大概没想过李嘉诚的大腿应该负荷不了我的体重)
“有啊有啊。。十二个月的薪水加起来的话,有。”

“有男朋友了没?” (common question)
“有啊,一大堆。”

“什么时候结婚?”
“打算生了孩子才结。”
“那什么时候生孩子?”
“暂时没有灵感。。”

“什么时候回马来西亚,出来喝茶啊?”
“好啊好啊。。”

(听住先啦,十年也不见一次)。。

monday ..很蓝。很懒。

食物中毒

Posted: 六月 2, 2010 in 大马人在香港
才刚忍受完女人之痛–经痛之后
就遇上食物中毒。。
五脏六腑感觉被人翻了又再翻。
来香港短短八个月,就第二次食物中毒。
连续几天,无论坐着躺着趴着走着,
腹部都会有一下没一下地在绞痛,
没有吃到一道正餐,
泻到脚软之后第一件关心的就是体重有没有减轻一点点。

每天早上经过一夜折腾之后就会像只龙虾般地卷在床上,
挣扎着要不要去上班。
当然,最终我还是每天很勤劳地去上班。

昨晚我的屋友兼同事替我按摩背部。
她说她学过穴道按摩,
腹疼就要按摩背部的某个部位,可以舒缓疼痛。
在她用手肘和她所谓仅一成的功力很努力地在我的背部左钻右钻的时候,
我只感觉到泪水轻轻地划过脸颊。T_T 。。
痛~~~~死~~~~~

结果今天一早起床后感觉像被人狠狠地揍了几顿,
全身疼痛 + 
腹部继续绞痛。

算了,下班后该去看医生了。

离职

Posted: 五月 27, 2010 in 大马人在香港
七月二十号,正式离职,
憋在胸口的那股闷气烟消云散。
开始酝酿离开兼踏上旅途的心情。
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过得很快很快,
可能快得没有时间去思考任何事情。

起初开始还有点担心下一步该怎么办,
因为离职意味着我又有一段颇长没有收入的过渡期。
人的安全感很多时候都是建筑于金钱上,不是吗?

但后来想想,
也没什么好担心,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我胖,应该“有排”都饿不死。
倒不如趁此机会去玩个痛痛快快潇潇洒洒后再想以后的路。
只要不担心荒凉与曲折,
放眼望去眼条条都是路;
永远有路可以走。。:)

久违的自由新鲜空气,我来啦~~~

Travel is more than the seeing of sights; it is a change that goes on, deep and permanent, in the ideas of living   .—-  Miriam Beard

Posted: 五月 20, 2010 in 大马人在香港
六点钟,
一到六点钟
我就按下SEND.
然后‘砰’一声把我的laptop关上,
头也不回地。。逃 ~~~~~~!!!
 

放假的前一天

Posted: 五月 6, 2010 in 大马人在香港

前一晚入睡前天还是亮的,
早上睡醒后天色也是亮的。
睡了十多个小时后意识有点混沌,
有一两秒钟的时间以为在老家的床上。

头还在痛。
躺着趴着。翻来复去。。
打开床边的laptop上网..。。看新闻。玩facebook ..听歌..
然后又再昏昏睡去。

梦里以为今天已经开始放假了。。

———————

明天爸和妈就要过来香港,
看到天天下雨的天气实在郁闷。
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国旅行没有跟团。
香港的机场这么大他们两老会不会出境会不会找地方拿行李这还真令人担心。
打电话回家再三叮嘱这样那样,老爸还很淡定地说不会就问人咯。
哦,就问咯。
爸会这么说就只能放心。

可能是我过虑,皆因我搭了这么 多趟飞机到了机场还是会紧张兮兮的。

一定要带他们回我家看看,然后告诉他们那些看了几十年的港剧里头偌大的房子都是假象来着。
已经可以想象到妈看到这里的四处林立的高楼大厦和餐牌上价目的反应。

——————–

想到朋友的事心里还是一阵难受。
人生的道路各有不同,
偏偏有些人的命运就是如此迂回曲折。
人到底要经历多少才能把人生看得更透彻,才能以淡然而非麻木的心态去看待人生所有的不如意的事。

什么时候才能变得聪明些。

周末的午后,路过北角..
在一家餐厅门口看到一大群人在围观。
走近去看,看到有几个警察正拉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
只听那个女人用几乎哽咽的说道。。
“你罚我啦,唔好拉我。。”
内地人。。听她的口音。

然后其中一个男警员用很严厉的口气对她说,"你而家犯左法我就一定要拉你返去。"
结果一些围观的人开始起哄。。
‘法律不外乎人情je’
“佢好大罪咩~”
有个全程拿着手机拍摄的男人更大声说,
“掹枪出来射佢啦,有本事就射佢。。好严重咩。。”
其他人更开始在骂,
 “杀人放火不见你去拉。这种小小事就带成棚人去拉。。”
站在我身旁的有一对父女让我印象深刻。女儿一直拉他的爸爸离开,可是那个爸爸甩开女儿的手说。
“唔得。。。。等我一阵”。。然后就钻进人群跟那些警察辩论。。
有个女生更有型,全程二话不说,只是拿着相机近距离拍摄,近得似乎要把每个警员有几根鼻毛要拍出来。。
是不是之后打算放上youtube?

其实听了很久,也不知道到底那个女人犯了什么罪。
直到站在我前面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说,
“佢都未开档。。唔算犯法。放左佢啦。。”
非法摆卖?可是需要如此劳师动众到整十个警察来捉人吗?
我尝试靠近几个在现场师奶偷听他们的谈话,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警察想要把人带走,可是众人就是咬不放。
僵持十分钟,那班警察受不了群众的压力只好放人,
然后在嘘声中落荒而逃。

警察走了,人群散了。
转过身,看到一旁有个无助的小女孩和一个在一旁安抚着她的女警。
原来这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那个女人被放了之后就匆匆逃离现场。
匆忙中竟然把女儿也遗忘在这里。:|

我没有多留,继续四处闲逛。

走在路上,心情特别好,觉得天空特别蓝。

正义感,人情味。。。
群众的力量。。。。。。:)

好一个周末。:)

Make things happen

Posted: 四月 11, 2010 in 大马人在香港
以前有个上司老是喜欢把这句“Make things happen” 挂在口边。
如今,我深深地感受到,
办公室绝对是一个没事找事怕死员工太过空闲而 "make a lot of things happen" 的地方。。
虽说还有不到四个月,
但半个月我也嫌太长。
 
有时在想,
就只是打一份工作而已,
尽了力就好。
尽了力还是达不到要求
T_T……………顶多被列为劣质员工。。
 
再想想,被列为劣质员工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别人不会对你期望过高。
只要每个月准时发薪,袋袋平安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