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Travel’ Category

台北

眼前和过去的画面重重叠叠着,
是时空交错,
还是我精神错乱?
一切,陌生又熟悉。

摩托车穿梭的街道和绿化的路两旁,
还差点以为自己上错了飞机到了越南的胡志明市;
西门町怎么看都有点像北京王府井;
满是霓虹灯招牌和人影流动的街道,
闻到了着香港的气息;
在士林夜市某个角落,
有那么一霎那恍如又到了墨尔本的Victoria market。

而我想像中的台北,
竟然出现在台中。

桃园

四十五分钟的火车,
心跳加速于最后的二十分钟,
一出站就看到铃在站口迎接着。

皮肤变得白皙了,
一身轻便的休闲装,
眼上画上了淡淡的眼影,
让人眼前一亮。

“我是明星来着,出门当然要上妆!”
说完后又自个儿哈哈大笑。
没错,单凭她这一点豪爽爱笑傻大姐的个性,
眼前这美女是我在印度恒河岸上遇到的蟑螂。

我想我也让她眼前一亮,
那是几个月下来养下的膘太油腻而反光的一亮。

匆匆一天的相聚后,
在往台中巴士上,
只记得她说的一句话。
工作不为什么,
薪水不用太高,
现在生活也不错,
只为图个安稳。

嗯,
原来所有人走到最后,
就只是单纯地想图个安稳。。

Zespri

从九份会台北的车上,
偶然看见zespri的广告,
大伙儿不约而同会心一笑。

Zespri— 纽西兰进口的奇异果。

我们曾是zespri背后辛勤劳动过的一群蓝领。
有人是grader,
有人是stacker,
有人是packer,
还有的曾当过一日的picker.

在那秋意渐浓的Tauranga,
每一个的挣扎起床去上班的清晨,
每一个靠在别人的车上在阳光底下喝咖啡喝茶的smoko,
每一个忙着准备晚餐和隔天的便当的晚上,
戴着“浴帽”,穿着围裙,和工业手套,
那些我们在kiwi厂劳动的怪模样……

还有,
那一个在码头岸吃fish&chip的晚上,
那一次在夜店的狂欢……

还有还有,
那一个躺在Manganui海边懒洋洋的午后,
自由清新的空气随着轻拂的海风奔放,散开。

忘了什么是生活压力,
忘了到底曾有什么事会让人们快乐不起来。

然后,
开始质疑过去几年庸庸碌碌到底是为了什么?
开始很骄傲地,甚至想对世界呐喊,
人生本来就该这样!

婚宴

七个人兵分三路,
陆续到了台中。
昔日邋里邋遢的背包客,
如今都换上了盛装,
只为赴这一场婚宴.

来到了传说中的崇德五路158号,
就好像来到了电影里某个场景。
忍不住,
咔嚓一声,
拍下了门牌号。

在技安妹房里的一隅,
找到了那一副静静挂在柜子上的地图,
那是我们这一伙人的故事的开始的地方–Aetearoa。
忍不住,
又咔嚓一声,
拍下了那一段已留不住的蓝天和白云。

在婚宴上,
技安妹穿上隆重又华丽的婚纱,
被新郎牵着手缓缓步上舞台。
曾经如野马般的邋遢背包客,
披上嫁衣之际,却有着微撼人心的惊艳。

那一趟大陆之旅,
她突然从一个邋遢鬼
摇身一变成了温泉度假村老板的千金,
杀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相隔不到十个月,她披上嫁衣,
我还是有点适应不良。
适应不良她从背包客变成别人的妻子。
内心隐隐地被触动,
是欣慰,也是感动。

当看见自己的圆脸出现在荧幕上,
还被画了圈圈还标签着“技安”
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 靠!

下一次,如果有我的下一次,
我就不用客气了!

婚宴后连续两个晚上,
玩得特别放,
笑得特别狂。

那是因为酒精发挥的作用,
还是因为难得的相聚
而让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浑身解数去放纵去狂欢。

酒精弥漫的空气,
意识浑沌中仿佛回到了那个Manganui海边,
真的那么潇洒吗?
为何我还是会为了那一段风风火火的日子已不再有而感到一丝丝的难过?

旅行的意义

从台北回吉隆坡的飞机上,
昏昏欲睡之际脑海却浮现着过去几天几年的画面,
像垂死的人看见的人生走马灯。
只是飞机并没有被台风卷走,
所以我也没有死,
我只是忍不住回忆。

是不是纽西兰的日子太美好,
害我们离开后花了这么多时间走了这么多路才心情调适好。
如今又回到了原点,
一切又回归平静。

然而不同的,是心境。

突然明白,
旅行的意义,
就纯粹为了寻找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安定下来的理由。

心动的是一时,
心安的才是一世。
然而没有过一时的心动,哪来一世的心安?
没有过漂泊,又怎么会明了安定的意义?

那些曾经陪我走过人,
感激你曾在我生命出现过,
哪怕是一天也好,一刻也好。

永远不要忘了那些在路上的日子。

感动的,依然感动。。

Posted: 七月 11, 2010 in 随笔, Travel

几年前,在兰州,乔雁的妈妈在我们临上火车的那个早上,
为了给我们买几个地道有名的‘大饼’(忘了什么名,只知道是个很大的饼)而排队排了两个小时。

在赶着去火车站的巴士上,在乔雁的妈跟司机说明我们要赶火车后,
好心的司机大哥还特地加快油门替我们做最后冲刺。

到了车站,她们母女俩带着我们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与干粮一路奔跑到月台,
好不容易上了火车,还没坐稳火车缓缓开动了。气喘吁吁地跟她们挥手道别,
然后看着她们消失在月台。
在火车上,看着那些她们为我们准备的大包小包一些食物,
和那几个排队排了两个小时买回来的‘大饼’,
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兰州只是匆匆路过的一站,匆忙得我只能在巴士上远远的瞥见黄河。
对兰州的一景一物老早已经模糊,
我只惦记着那可爱细心的乔雁与她那和蔼可亲的妈妈。

三年过去,在计划着即将来临的大陆之旅的行程之际,
我依然想着我的行程是否有可能加插一段到兰州的行程,去探望一下伯母:)

喜不喜欢一个地方,人,是很重要的元素。
去过的地方,
到最后依然深刻地存在回忆里的
不是那些优美的风景
不是那些地道的美食.
而是人,人情。

那些漂亮得曾经令我想“死在那里算了”的湖光山色,
如今留下的就只是那一大堆的照片,
随着时间的流逝,看着那些漂亮的风景照已经无法再勾起当时拍照的感动。

但曾经遇到的好人好事好朋友,
至今回想起来,
开心的,还是忍不住嘴角向上仰,
温暖的,还是能感受到当时的温度,
而感动的,依然感动....

出门是为了寻找自己

Posted: 五月 30, 2010 in Travel
我很羡慕那些背起背包放下一切,说走就走去“流浪”的人;我甚至怀疑其实每一个人都暗自羡慕这些背囊旅者,因为他们做到了我们大家都想干但是干不到的事。我们想,是因为我们都很好奇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都想把自己放进不同的处境里面好探视自我的本质;我们做不到,是因为我们都有太多的责任和负担,都有太多自己才知道的藉口和理由。所以我很羡慕林悦和林剑强,因为他们居然可以在某天夜里心血来潮,对着世界地图一比划就说:“我们从这里出发”,然后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把手指从东南亚划到西欧,再经过亚洲腹地回转出发点。接着他们卖了房子卖了车,辞掉工作,带着不算多的盘缠就上了路(反正不够钱的时候可以打工)。最后这一路走了两年,他们横跨欧亚大陆的其中一个成果就是这本《彳亍地平线》。 

其实我本来就该羡慕他俩的了,因为他们是马来西亚人。在我看来,马来西亚华人简直是全球华人学习的楷模。不只是他们灵活在多种语言之间来回跃动的能力;也不只是他们比我们香港人更有国际观,随便一个文化人都能从印度人的族群差异说到伊斯兰教瓦哈比派的兴起;更是因为他们对华人这个身份的敏感。中国人真幸福;我们天生下来就理所当然地做了中国人,从来不觉得文化和民族上的华人身份与国籍上的中国人有什么区别,华人与中国人对我们来说从来就是同一回事。但是,我们也因此丧失了许多自省民族身份的机会。相反地,身为马来西亚国民,身为歧视政策之下的二等公民,马华知识份子对于国族身份这个东西往往被迫产生更复杂的批判思考(我说的可不是风凉话)。于是,带着这样的自觉,林悦和林剑强的书要比如今不算罕见的流浪游记来得更“透明”更自觉。负责摄影的林剑强本来可以抽离地拍出更多壮美动人的画面,但是他更喜欢从被摄人物的角度反过来测量自己的存在。负责书写的林悦本来可以把全本书写得更有趣更猎奇,但是她却花了不少笔墨质问什么是旅游什么是旅者。到了寮国,他们看见西方白人对穷困的第三世界的人民特别友善,就想他们“在这些落后的国家所展现出来的礼貌,还有担心伤害对方自尊的包容心”或许是另一种歧视。“如果大家都平起平坐,就没有必要有所顾忌”。所以林悦说“剑强和什么人说话都用同样的语气,我有时还是难免多心,总是要扯一扯他的袖口,提醒他不要那么直接,免得吓坏人”。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旅行经验,但是我以为漫长的旅途必定叫人宽容。览天地之大,一个人不能不谦卑。可是我看过不少游记,却总是出现“壮游”和“远征”一类的字眼,它们的作者似乎一直盯着自己的双脚,时刻丈量自己走过的路程,大概觉得旅程是种可以炫耀自己的背景。所以我喜欢林悦的书写,尽管她会被过份热情的土耳其男子激怒,会为伊斯兰地区的女子面纱感到窒息;但是她一直用心地记述,非常温柔,非常地贴近地平线。日子久了,于是懂得分辨旅者的状态。那些背着巨大背包的backpacker,应该只是几个月的“短程客”;真正长年在路上的,却不愿带上太多的身外物,他们苦行般地节制。再走下去,就会发现旅行的真义了。“在漫长的旅途当中,我不断在撷取土地、人民、历史所赐予的一切,一直不断的在承受,没有付出。作为一个旅人,我不属于任何地方,潜游在不断转变的各个国家,人民所承受的苦难与快乐,都是隔了一层距离来感受,实际上我没有任何具体的奉献。我突然了解到,身份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因为有固定的身份,岗位就确认了,就能够具体通过这个身份而进行回馈,说得老套一点,就是为社会出一份力”。然后就是回家的时候了。原来出门不是放弃责任,而是要更明白地寻找与确认自己的责任。

——————————————————————————————————
开始计划八月旅行。突然想起《彳亍地平线》这本书里头有些资料可供参考,于是上网找这本电子书(cheap 到…..)  .
结果电子书没找到,却让我找到梁文道先生的这篇文章,引起我内心的共鸣。
他那句“马来西亚华人简直是全球华人学习的楷模。。。”, 让我暗自爽了一下。。:p
梁文道先生,言重了言重了。

地图上的那一个点

Posted: 十二月 13, 2009 in Travel, 大马人在香港
未曾去过的地方,
充其量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点,一个名字。

到过的地方,
就是为那地图上的那一点添加了一个画面,
一个有风景有人物的画面。

生活过的地方,
地图上那一点就生动起来。
那一点就不再只是地图上的一点,
除了画面还有喜怒哀乐,
有故事有人情,
有深刻的回忆与感受。

这是以前旅行时遇到的一个以色列人对我说的。
他说希望以后翻开地图时,他眼中地图上每一个点都是活的.
包括那些他们不能进入的回教国.

我现在看着地图上的香港,就那一个小小的一点,
和我还未来到港前看地图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那一个点的确是渐渐活了起来

我的西藏。。。

Posted: 二月 12, 2008 in Travel
西藏,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
离得越远就越发思念。。。
抬起头就会想起西藏的蓝天,
看到星星就想起在纳木错湖的那一夜的星光璀璨。
看见山就想起那一路上延绵起伏白雪皑皑的山脉。
忘不了在列车上醒来的第一个黎明,列车正驶过一望无际的无人区,
鱼肚白呈现在远处长长的地平线上,揉着惺忪睡眼,一抬头却望见车厢外那满天星辉闪烁着,那一刻在内心划下了久久不能言语的感动。。
还有当列车缓缓穿过下着大雪的昆仑山脉的那一刻,窗外冰天雪地,我们在车厢里享受着热腾腾冒着烟的泡面,一大片耀眼的白色让我们无法睁开眼睛, 当时的心情是激动的。。。
从西藏回来的有四个月了,
那儿的一景一物已经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真实。
但那一路上的激动,兴奋,疲惫与辛苦,却是刻骨铭心。
偶尔想起西藏会有点伤感,
太短暂,太仓促,却又太美丽太梦幻,
不知什么时候还有机会再走一趟西藏,重温旧梦。。
IMG_3037
DSCN4923
IMG_3285
DSCN4835
IMG_3737

 

IMG_3733